以游

我厌恶这样的自己。

今天从中午开始一直在陪先生耶耶耶,跟先生在一起呆了好长时间!

世界上又帅又厉害的人在哪里?在我身边!!

先生——!

先生你怎么这么好——!

先生你怎么这么好看——!

先生没了你我可怎么活——!


今天莫名其妙忙了一天……希望晚上能抽个时间出来陪陪先生哒ヾ(❀╹◡╹)ノ~

我又怎么能将您忘却呢?我的先生、我的神明。溃败于您,臣服于您,皆我所念。若这世间有轮回,我只求无数次与您重逢,无数次伴您身侧。希望有朝一日,我们并肩战斗,我能成为您登上神坛的最后一级台阶。我想陪您赢啊,赢您的朝思暮想,赢您的魂牵梦绕,赢过所有的流言蜚语和口诛笔伐。今夕是何年?不必梦回当初,今夕便是先生重铸荣光的那一年。

@云川漫步【置顶抽奖】 

想来凑个热闹~竹子的文我真的超爱的说!最后一张图是给海啸系列三对CP的,大钟小元,老季安娜还有凇哥小乌我都爱!(试图胸怀宽广(物理意义))

彩蛋是三种花的花语

打算删号离开了,或者删文单纯做个读者……

【锁妖塔联文|24:00】为什么外卖员会接陪玩单

水仙花妖薜落X小可怜孟熙

祝您食用愉快~







        孟熙迟疑着下不去手,手里的发刷仿佛有千斤重。郗峧和郗峤抱着双臂一左一右站在他身侧,玩味的表情像是在欣赏什么大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欲哭无泪,他觉得这两个人……不对,这两只麒麟实在是过于恶劣了。黑麒麟不怀好意也就算了,怎么白麒麟、白麒麟也干这种事情!过分!白一般不是象征着纯洁善良吗!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孚!可孚你在吗?”孟熙捏着发刷,小心翼翼地在心里呼喊可孚。

      【在的哦宿主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可孚的声音此时莫名又格外的欠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让我分閳身吗?”孟熙如此真诚地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孚罕见地陷入了沉默,过了两秒,他给予了孟熙同样诚挚的回应。

      【宿主,现在是白天,还没到你做梦的时候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孟熙骂骂咧咧地屏閳蔽了可孚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了,可孚也帮不上忙(虽然好像一直没怎么帮上忙),孟熙只能靠自己艰难求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    清脆的声音在孟熙耳边炸响,他的脸颊和耳朵立马就渲染成了漂亮的绯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一秒钟后,剧烈的疼痛从身后的部位涌来,孟熙倒抽着凉气,脑子晕晕乎乎,手里的发刷脱手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好閳痛啊……怎么这样……他明明不想用那么大力气的,结果快要打下去的时候,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力量攥着他的手腕,狠狠抽閳了那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郗峤很满意他下手的力度,饶有趣味地转到他身后看了看伤。本来桃色的皮肤染上了紫色,突兀地横搁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郗峤为他鼓掌:“看不出来你对自己下手挺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熙摇着头,低低抽泣着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,微哑的嗓音里带着委屈:“不是我打的……刚刚有人拽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郗峤摸閳摸閳他的额头,拍拍他的脑袋,又捏了捏他的脸:“没生病啊,难道是打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而站在一边的郗峧,想起来打完那一下后从孟熙背后散开的少量淡青色气体,若有所思地开口:“小峤,我想是上面那位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郗峤抬头看上面,笑道:“他也有对人类感兴趣的时候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郗峧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件衣服递给孟熙,顺手拧了一把红樱,引得孟熙低声呜咽:“我们把他留得太久了,他有点等不及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熙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,还没来得及咨询一下可孚,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閳暗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次睁开眼睛,孟熙眼前是他的大学专閳业课教室,应该是马上就要上课了,里面的座位上坐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先是一愣,随后眼睛越瞪越大,站在门口使劲张望,确定了教室里有不少他熟悉的同学朋友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喜极而泣:“我回来了!我终于回到现实社閳会了!”

       【宿主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嗯?怎么有可孚的声音,肯定是在那个什么锁妖塔呆久了,他都出现幻觉了。

      【宿主!!】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孟熙是真真切切地听见了可孚的声音,他吓了一跳,小声问道:“……可孚?”

      【是我宿主,你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可孚的话显然说不完整,毕竟情绪激动的孟熙把他打断了:“你你你!你怎么还在啊!我不是回到现实世界里了吗?!”

      【宿主你冷静点!听我把话说完啊!】

        孟熙安静了,他等着可孚宣布他通閳过了锁妖塔试炼。

      【宿主你现在在锁妖塔第七层,这一层的妖怪是水仙花妖,擅长读取人的记忆制閳造各种各样的幻境。宿主你眼前这个就是他制閳造的幻境,你还没有回到现实社閳会啊!】

        孟熙还是安静如鸡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他摸閳摸门,摸閳摸窗子,一切都是那么真閳实,可是、居然、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想一头创死,他觉得死在这个幻境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【宿主!!不可以啊!!你都已经到第七层了,胜利在望啊!!】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同学,马上就要上课了,还不进去吗?”孟熙机械地转头看着眼前这个鸦青头发的年轻男人,然后磨磨蹭蹭地进了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一种十分危险的预感。他觉得他上这堂课要出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同学们早上好,我是这个学校新来的教授。这是我的名字。”鸦青头发的年轻男人在黑板上写下“薜落”两个字,又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被他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毛,刚偏过头去,就听见薜落的声音:“我请个同学来读一下我的名字吧,这位同学,就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熙盯着那两个字看了一分钟,迟迟不敢开口。他总觉得这里面藏了什么阴閳谋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同学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多,孟熙闭上眼睛,心一横,就说出了口:“薛xuē……落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静了下来,孟熙悄悄睁开眼睛,就看见薜落拿着教鞭在黑板上敲了敲,道:“回答错误,同学。那么,就请你到讲台上来,接受惩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熙瞳孔地閳震:“怎么还要惩罚?!”

        薜落手执教鞭,眉眼弯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:“犯了错误就要接受惩罚,这可是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、等等!”孟熙鬓角已经冒出了冷汗,强装着镇定与他对峙,“你告诉我我哪里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薜落依然笑得不紧不慢:“我的名字叫薜bì落,薛字有xue和bi两种读音,都可以做姓。现在可以接受惩罚了吗,同、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一瞬间,孟熙感觉他受到了全班同学的注视。迫于某种压力,他还是慢吞吞地起身走上了讲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惩罚是什么?”孟熙站到讲台边,尽可能想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远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薜落是不会让他如愿的,更不会让他好过。他瞟了一眼讲台下面,“顺手”点了几个人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人都是孟熙比较熟悉的,虽然在这个幻境里面看起来好像很有点不一样,但是毕竟顶着个他熟人的脸,他也没办法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同学你自己来你肯定不好意思,所以我叫了几个同学过来帮你。”薜落依然笑着,配上那张脸居然让孟熙看出来了几分人畜无害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的脑袋还没转过弯来,他在想到底是什么惩罚还需要别人帮忙,下一秒就被那几个人架住,一把摁在讲桌上,裤子也被扒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的脸登时就开始发红发烫,身閳子扭閳动着挣扎。一抬眼,讲台下面的同学们坐得端端正正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是真的想撞死了。虽然都是假的幻象,但他还是觉得他老脸丢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孚就在这时候出现了。

      【宿主!坚强!摒除杂念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们都是假的!】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    教鞭兜着风抽过来,其力气之大让孟熙觉得他的皮都要被掀起来了。他这几个“同学”也是力气可怕,按着他的手脚让他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痛痛痛痛痛——”孟熙扯着嗓子惨叫,理智什么的早就被丢到一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孟熙觉得这时间长得像一个世纪。也不知道一个花妖哪来的那么大劲儿,抽得他吱哇乱叫,哭得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    薜落甩着教鞭打满了十下才停了手,他身后已经是凸起一道道紫色的杠杠。他把头低着,掩耳盗铃地觉得这样就不会被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同学,惩罚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熙抽噎着从讲台上爬起来,就想先把自己的裤子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下狠狠抽到他抓着裤沿的手背上,孟熙猛的收回手,颤閳抖着放到唇边轻轻吹气。

      【宿主!礼仪!你应该道谢!】

        可孚总算是帮了点忙,给了孟熙一个提示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人都傻了,他挨完打还要像一个揍他的和摁着他的人道谢?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但是不道谢薜落就不允许他提起裤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老閳师因为我犯的错误而惩罚我,您辛苦了。谢谢同学们帮我和监閳督我受完惩罚,你们辛苦了。”孟熙说一句颤閳抖着的声音就小一分,眼眶里蓄满了眼泪,睫毛轻轻一抖,便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句话话音刚落,教室就消失不见了。他站在一大片水仙花海中,眼前是水仙花妖薜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孟熙吸了吸鼻子,别开脸不去看他,手上动作飞快地把裤子提了起来。两人就这样沉默着,孟熙在心里询问可孚:“他点的外卖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孚都想为尽职尽责地他鼓掌,这种情况下还能记得外卖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【宿主,他点的不是外卖,是陪玩,现在已经结束了!】

        孟熙沉默:“为什么我一个外卖员要接陪玩单。”

      【他点了外卖,说东西不用送来,外卖员陪他玩尽兴了他就给好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解释让孟熙无閳言閳以閳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去送下一份外卖?”看薜落安安静静一点表示都没有,孟熙终于把目光投向了可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孚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欢欣雀跃。

      【恭喜宿主送完了所有外卖!正在连接现实世界……进度10%……进度40%……进度90%……进度100%……正在返回现实世界……可孚和锁妖塔中的所有妖怪向您道别,并衷心祝福您生活愉快。】

        眩晕和撕扯感传来,等到孟熙再次站稳脚跟,他视线所及之处是他熟悉的街道。小电驴还停在他身边,里面还装着热乎的外卖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上的各种痕迹已经消失不见,只有残留的感受和真閳实如斯的记忆能告诉他,他不是在做梦,他真的去了一个叫锁妖塔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防止这又是一个刚刚那样的幻境,他试着呼喊可孚,但是耳边清静了,没有那个不靠谱的宝器叽叽喳喳的声音。孟熙仰头看天,这一次,他应该是真的回到现实世界了。





最后一章结束啦!可孚携锁妖塔全体妖怪和孟熙一起祝各位读者六一快乐!

给酒酒的长评

是给@九月初九一起喝酒 写的长评哈哈哈哈,算作是六一儿童节的礼物啦。

本篇文叫《我看娇0这篇文的心路历程》,又名《我从温总墙头爬到季松墙头的经过》


  刚刚开始看娇0这篇文的时候,一打照面我就看上了温总。“清冷”,“疏离又不失礼节”,天哪,他在我XP上疯狂蹦迪。


  高岭之花,我喜欢。


  关于第一章对温总的描写,我简直不要太满意。写得多宠多有爱啊,小朋友闹分手了再见面也不动声色,多沉稳啊。


  啊,我是墙头草没错,但是我也是个很有原则的墙头草,绝不会看见一个人就倒过去的。可是,妈妈,温总勾引我,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像是一根带倒钩的鞭子抽在我身上,不仅很爽还把我的心勾走了,我把控不住。


  所以,我往温总那边倒,真的不是我的错我的错。滤镜buff叠满的男人,谁不爱?如果有,那那个人一定不是我。


  然后我又在第二章发现,诶,季林这个男人不错,有弟弟他真宠,能处。但是他好像不太行的样子,弟弟谈了又分了,他这个哥哥居然都没有打听到拐走弟弟的野男人是谁诶!


  然后他还把弟弟往弟弟的前男友怀里送,虽然他好像真的不知情,但是我还是想说这是亲哥没跑了。弟弟哥哥先后看上同一个人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
  自家宝贝白菜被拱了,他真的能不A上去吗,嗯……(沉思)


  一直到这个时候,我的一颗心还安安稳稳地系在温总身上,对季松的评价是可爱炸毛小孩(虽然后来也是这样)


  然后!然后!从第三章开始,我就有了跑偏的趋势。热情似火温毅君???我的高岭之花呢????


  太离谱了,吸口鹌鹑压压惊。


  就在这里我都还满脑子没关系,高不高岭我可以稍微那么不在意一些。但是后面的事情逐渐狗了起来。


  来温总,咱俩唠唠。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季松跟你分了再去找别人你会感觉被绿到?果然总裁的脑回路不是我等凡人能理解的吗?


  小鹌鹑就是很清晰啊,人家完全不怂地怼回去了。干得漂亮小鹌鹑!


  温总,醒醒,小鹌鹑跟你分手了!他是合理找男人!


  自此,温总在我心里的形象崩塌得一去不复返。


  第四章开头温总就后悔了。他!后!悔!了!


  再往下扒拉扒拉,我差点昏过去。温总,您智商比我高,您开动您的脑袋瓜子想想,你的宝贝他跟你分了!分了!他要是真觉得你宝贝他他能跟你分?!


  然后就是,温总您能不能花那么一点点时间和钱去买一本《说话的艺术》回来看看?你这说出口的话和小鹌鹑听见的话差别多少有点大(核善)


  第五章没啥可对温总说的,这个点我彻底爱上了小鹌鹑,因为那一句“我是你爹你这个逆子放开你爹”。


  我只能说,小鹌鹑,好样的,从今天开始我就倒在你的墙头上,去他的温总,我不认识(?!)


  不过我承认我对不起小鹌鹑,因为第六章我就爬到他哥身上去了。我真的只是浅浅爬那么亿会会儿墙,毕竟季林,忽然间就,对上了我的XP(乐)


  这个墙爬得可能是有那么点久,反正第七章我都没能爬回来。“荒唐”,救命,季林你再骂点,我很爽,我喜欢。


  我单方面宣布小鹌鹑是我的皇后,季林是我的皇贵妃。温总……把温总逐出皇宫(挥手)


  直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章,也就是第八章,我终于又爬回了小鹌鹑的墙头。关于第八章的情况我捋一下就是,我皇后的前男友暗示我的皇贵妃带着皇后去见他。


  哦莫,我亲爱的温总,季松和季林会原谅可怜的你的,但是老娘的加特林不会!


  (深呼吸)暂且说到这了,激情发言大概可能确实有那么一点过激(被打)等以后温总追妻火葬场我再继续讨伐他(美滋滋)

六一联文活动宣传

 海报来啦!游戏的规则呢~非常的简单啊,首先~我们会让三位咕咕做海报~然后呢~你们要猜是谁做的,假如,有一个笨比(划掉)大聪明猜对了!会接受严峻的惩罚(划掉)优美的奖励!管你听没听懂,看就完了!


第一次组织联文很感谢各位老师前来参与,啥也不懂的我被老师们帮助了许多!老师们辛苦了!(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)真的各位老师都是天使下凡来拯救我的w

那么,我们的联文将会在六月一日与大家见面,具体时间见 这篇文章 ,希望大家多多点赞推荐呀!

观不疑有感

首先说一下不疑真的真的很好看,宋宋写得超级棒!!感谢动物园园长 @•一只甜宋•让我看见了那么可可爱爱的大家!!!


  然后这个不知道算不算长评,我只是想给江渝写一段话。

  看完第十四章惊雷,就彻底不想再用狮子称呼你了。如果兮兮是养了一只大狮子,那狮子一定不会这样对他。狮子会看得到兮兮的好,并伴有忠诚与信任。江渝,你通了人性,可我感觉你甚至不如动物。

  这让我又不禁想起来你找兮兮结婚的理由。你选兮兮,你把文件放到兮兮面前,告诉他你们同为拟人态的兽形有这么高的契合度是多么难得。

  我很难不去想,你选兮兮到底是因为爱,还是因为这是最佳选择。

  你动手惩罚兮兮,我没有意见。毕竟兮兮有很多时候的确做错了事情,惩罚无可厚非。但是惩罚是为了让兮兮明白这样不对,而不是为了让他怕你。

  江渝,你还想得起来你干过的事情吗?兮兮跌入水中,而你仅仅只是让他“缓过来”。你没有去查看他有没有受伤,甚至连问都没有问。你开口第一句话就是“怎么回事”,是质问,而不是关心。

  兮兮告诉了你事情的经过,出于惧怕,或者信任。确实,兮兮冲动了,但是也的确是他先受了委屈。江渝你在知道这件事后,不说安慰安抚兮兮,你第一个动作是动手打他。

  当着他那么多朋友的面。

 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你对爱人给你惹事的愤怒胜过于对爱人的关心?

  这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当兮兮的朋友拦住你后,你没有追查真正的罪魁祸首响尾蛇,反而怪了聚会的组织者。组织者是有预知能力,能看见未来吗?他没有,他只是想和朋友们聚一聚。江渝,你觉不觉得你的做法,就好像一个人给一个女孩穿上了裙子,女孩走在外面被人侵犯,你不怪侵犯她的人,反而在怪给她穿裙子的人?

  如果你说从小受到的教育导致你理解不了这样的思维方式,那就换一种说法。你是一个商人,我相信你会换位思考这种思维方式。那么你试想一下,你因为别人遇险了,兮兮赶来后仅仅只是象征性地安抚了你一下,然后毫不客气的训斥你,你是什么想法?想象到了吗?愤怒,心痛,或是不可置信?

  再来说说兮兮和白黎见面的事情,还有林念。首先,兮兮跟白黎什么都没有,白黎来调查,兮兮填了个表,仅此而已。你工作时不可能身边全是a或者b吧?兮兮因为这沾染上的信息素,和你工作沾染上的,有区别吗?

  又或者说,你不确定发生了什么,但是你可以询问一下兮兮?如果你在发现陌生信息素时的想法是担心,疑惑,或者任何一种我都可以理解,但你偏偏是愤怒。这种愤怒大致上有两种解释,要么是因为你觉得你的附属品或领地被别人侵犯而愤怒,要么是因为你觉得你的爱人背叛了你而愤怒。

  你没有把兮兮当一个独立的人,或者你对兮兮没有信任。

  如果你说,兮兮作为你的o,一个已经成婚的o,为了避嫌不应该和其他a见面独处,那我事实上也确实反驳不了你什么。但是如果这样,我们就得谈谈林念了。已经成婚的a和他青梅竹马的单身o关系亲密接触频繁,你让兮兮怎么想,你把兮兮置于何地,你让别人怎么看兮兮?

  还是林念的事情,那个红绳手链是林念买的,你说林念安的什么心?你就那么放心林念,不怕他也下载那个APP监视兮兮?还有你知道这里面有定位器,你还是给兮兮了,就算你开始没有用,那你也有可能要用它的想法,对吧?说白了你就是不相信兮兮。你在兮兮对你的感情忠不忠诚这件事上出现了怀疑情绪。有了一次怀疑,你就会有千千万万次怀疑。

  而关于你后来开了定位器拿走兮兮手机甚至把他囚禁在家里的行为,应该已经构成**了吧?

  再有就是你拿信息素压制兮兮的事情。你忘记了誓言,你忘记了你对他说过你不会再这样做。你不允许他质疑你反抗你,你不允许他做一个活生生的有自己生活的人。你在一点一点消磨兮兮对你的爱和信任。

  “怎么对自己的丈夫说话”?你想要他怎么对你说话?害怕你吗?还是讨好,或者恭敬?你要的这些可以出现在你身边的各种人口中,唯独不该是爱人。你仔细想一想,你要的是兮兮,还是一个跟你契合的、能给你生孩子的听话机器人?我真的建议你去找一个机器人,除了不会生孩子,他能满足你一切要求。他不需要离开家,设定好程序就不会给你惹哪怕一点点事,对你说话永远恭敬认真。

  但是他不会像兮兮那样爱你。

  还有林蔓奶奶,你拿她来哄兮兮,是明知道兮兮喜欢她的吧。兮兮甚至没有能见到她最后一面,连她去世的消息都是在电视上知道的,你想想该怪谁?

  其他的我不想说什么了,我没有不相信你爱兮兮,我承认你爱兮兮。但是江渝,你目前不适合当爱人,你也不会爱一个人。如果兮兮哪天离开了,那一定是他在你这里攒够了失望和痛苦。你亲手弄丢了那样爱的小鸟,在你学会怎么爱一个人之前,答应我,就不要再去招惹他了,好吗?

  小鸟应该在蓝天放声歌唱,而不是在你的金笼子里以泪洗面。